杂记(贰)—— 回忆片段

最近两天,有感而发,遂书“杂记(贰)”以记录脑海中 OI 之片段,抒发心中所想。

文绉绉的还是感觉好奇怪。

昨晚由于某袁姓同学平时拉去跑步的同学膝盖受伤,于是跟他一起去跑步;于是感到自己的体力不支,以及想起一年多之前与众 OI 同学晚上跑去操场跑圈的情景,并又想起了三四年来各种令人感叹的回忆片段。

退役

2017年省队集训我只去了一次,就是第三次省队集训。(因为前两次在准备推荐生考试,大概就是济南市的那种中考保送生)那时候的学长我还认识不多,大概也就是 wjh zyz menci 之类的这几个人。那时候我还完全没有体会到冲击 NOI 前的紧张氛围,以及水平高低的选手之间的心态差距。我对当时的情况已经几乎完全没有印象,但想来那时候水平没能达到自己理想状态的学长们大概也和之后2018、2019届的时候差不多吧。

CTSC2018 的时候我和陈醉学长一间宾馆。我对陈醉的印象大概就是有一点点胖,人很和蔼,说话很有趣,电脑长宽比是 2:1(并因此代码写得很宽),喜欢钻研一些东西。那时候我还高一,大概还没法完全体会到真正努力拼 NOI 的感觉。事实上我可能也注定没法体会到类似的感觉,因为初一就在学 oi 的优势令我无法切身处地地体会到当别人说“真羡慕你们这些学 oi 学的早的人”的时候他们真正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吧。

NOI2018 的时候,我和 zhhx 以及 cwbc 住一间宿舍。对考场上的经历已几近遗忘,能记起来的只是颁奖仪式的时候略微地对陈醉,邓朝萌这些学长的一点点惋惜。拿到 Au 的学长也并没有看出他们的心情如何,我大概到了一年之后才真正明白那时候他们的心情吧。

NOI2019 颁奖典礼的时候看着银牌最后一两页的三名 SD 选手,心中就完全没法高兴的起来。拿到金牌可能是意料之中,获得很高的名次可能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好像确实找不到什么值得开心的理由。一起学 OI 的同学,本校的、本省的乃至全国范围内的,我所经常讨论问题的同学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比赛中一个又一个地退役,我实在想不出来我有什么可高兴的。拿到证书站在舞台上被拍照的时候自己脸上的笑容甚至都可能有一部分是挤出来的。当天晚上我甚至跑到校园里哭了好久,为了各个一同学习了不知多久的同学,也为了 OI 生涯的告一段落。事实上我本来就没有冲击国家队的打算,NOI 结束之后可能就要为自己的理想去奋斗了吧。

这一段的小标题是“退役”,但大概我只是想说目送着一个又一个的学长和同学退役的感受吧。毕竟我也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退役。

学校

对学校的情感是非常复杂的。一方面我很怀念自己的学校(尤其是老校,我们高一升高二迁校了),另一方面又因为各式各样的压力而逃避它。怀念是因为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四五年,以及还有各种同学。逃避则是因为厌倦了长久以来自己一个人在机房(或者还有别的人但是我和他们除了聊 OI 之外基本上不熟)的孤寂,以及在学校习惯性地感受到的升学的压力,即使我已经保送了也是如此。

依稀记得四年前在机房看着学长打cs的场景,记得初二的时候和同学(FS!)一起做网页玩的时光,记得初三在巨大压力下每天在机房逃避现实的半个小时,记得暑假里在机房旁边的教室和同学扔粉笔头的欢乐,以及旁观某同学被在头上写字(用炉甘石洗剂)的奇怪场面(

还记得机房的楼前面不知道多少次被我们把羽毛球甚至羽毛球拍挂了上去的大松树,由于风雨天气被雷劈死最后还是被锯倒拉走。也记得实验班时每天下午高一下课之前提前几分钟冲出去抢乒乓球台的时光。还有心态爆炸去操场上跑十圈八圈,或者是躲在楼梯后面的小洗刷间哭的时候,每次心里都在想“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能陪我一会就好了吧”。


占坑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