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壹)—— OI 生涯回忆

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没有写过游记,回忆什么的;来到 thu 预科,这两天也闲了起来,又受 LCA 建议(LCA 说要了解一下 OIer 们),于是决定写一篇杂记,记录一下我还能回想起来的一些东西,以及随便写点东西。

虽然这篇文章叫做 “ 杂记(壹)”,但我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贰)”或者更往后的东西了——或许我会逐渐把以前 OI 时的想法忘掉,或者也可能会咕咕咕了。

也不知道该写什么,想到什么写些什么算了。感觉也组织不起目录结构,就当作文写吧。我甚至连一些事情发生的前后关系都不记得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还查了好几次日期。另外这篇文章中可能提到了一些之前不想说的东西,就当我公开出柜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应该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了吧。

上次写游记大概还是去年…每次比赛前都害怕自己即将退役,脑子里闪过各种游记&退役感言的细节,但是比赛完之后无论考好考砸都总是不打算写;大概是我一直没有退役,而且也总是不想传播负能量吧。绝对不是我在咕咕咕,绝对不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抑郁了起来,也不太想让自己的想法被太多人知道吧hhh。

既然中间咕了这么多次游记,那就先来补一补,叙述一下我从去年省选二轮之后的 oi 旅程怎么样吧。然而除了今年 NOI 还好以外,其它的比赛、集训什么的也差不多忘记具体事宜了,只能简单介绍一下吧。但是叙述大概是必定要有的,总要在我退役之后,后人们还能知道我大概做过些什么 x。

大概应该从去年省队集训开始吧。那时候好像不少人在打 surviv,我也是那时候第一次穿了小裙子 x。

然后其他的也记不得太多吧,只记得 tyc 不太多说话,也不太参与讨论问题,陈醉学长讨论问题也是很多,大部分时候还是我们几个高一的比较吵,对着一些题大声讨论,有时候 cwbc 和 zhhx 也会过来讨论。其他的也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我女装从外面跑回宿舍的时候被淄博实验本校一男生一女生过来问在干什么,于是我脸不红心不跳地睁着眼说瞎话hhh

不过那时候我心态就已经很差了,跟大家一起集训还好,平时在学校一个人真的待不下去,NOI 前跟我妈打电话哭了一场,得以去 zcyz 找 Pb 玩了几天,才把心态堪堪养好了点准备 NOI。

NOI2018 也勉强,SD 所有高一的都没有发挥好。我 day1 的时候第一道题忘记写 memset 导致 100 \(\rightarrow\) 5,最终成绩大概从 48、49名左右掉到一百多名。当时复测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哭了好久,之后还难受到顶着太阳在操场上跑了一圈半才心情好了一点。但是也只能说技不如人甘拜下风吧,如果不是我好久没怎么写代码也不会这样吧。不过在雅礼每天晚上都会有厉害的 OIer 去主楼一层的钢琴那里弹琴,很羡慕啊 x。颁奖的时候和 Tommy 以及袁小迪学姐名次很近,坐在一起,聊得也很开心。不过想了想自己认识的人又送走一批,还是有点不高兴。

接下来一直到 WC2019,状态都还好。除了暑假里在家自己一个人没事情做,其它都很好。高二开学到新校,以打扫机房为理由逃掉了开学考试,之后就一直没怎么回过班。这小半年每天刷刷题,打打乒乓球,跟同学聊聊天,也打打游戏颓废一下,感觉也不错,也没有落下学习。NOIp2018 第二天硬刚 T2 死了,考场上差点哭出来,还是有点难受的,但是更多的还是为其它的没有发挥好的同学惋惜吧。

WC2019 去广州听课、考试,听课收获也很大,量子计算这种与 oi 关系不大的也感觉很有趣,营员交流也收获颇多。唯一有点后悔的是没有去 LCA 的营员交流,没有听到析合树相关内容。考试的话,T2 手玩题 T3 脑洞题,感觉得到还好的分数运气以及经验成分比较多,毕竟我相对于大部分选手甚至说相对于一些集训队选手来说可能做过的题打过的比赛还会多一些吧。T1 大计数,多项式 exp,成功把我推到 rk1,吊打集训队水平。不过这些大家可能都知道 x,我来说点细节好了。考场上的时候我是先开的 T3 然后一部分 T2 之后 T1 最后再搞 T2,毕竟 T2 部分分之间看上去关系不大;所以当我在离比赛结束只有一两个小时的时候 T1 还没有进展,当时几乎要哭死在桌子上了;加之我当天凌晨两点左右才睡着,因为紧张,所以精神状态很差。所幸 T1 还是 AC 掉了,成绩还不错。

WC2019 另一件事情大概就是文艺汇演,大家在毫无事先组织的情况下半小时内联系到主办方要到了场地、组织到了同学参与我还是挺佩服的。并且在别人怂恿下我上去唱了一首《霜雪千年》。虽然唱的不太好,但至少是我三次 WC 第一次登上文艺汇演的舞台 x。

之后状态就很差。一起学 OI 的同学们也越来越少。三月份去了雅礼集训。我也是从雅礼集训难题选讲开始搞了搞计数,于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渐渐在现役选手中混到多项式类计数水平(i.e. 组合计数相关,图计数相关)顶尖的。在雅礼集训的时候心态不止一次地崩溃,并且我父母也得知了我女装之类的事情。印象最深的是某次跑到外面去,晚上十点十一点的时候沿着基本上已经没人了的大路边上走出去几里路,坐在一个公交站牌旁边的座位上边哭边打电话,过了好久又跑回了宾馆。然而回济南之后跟 Hzy 一起去玩了一天,感觉心情好了好多来着。

一轮省选(十二省联考)的记忆甚至没有去年九省联考清楚了,只是依稀记得骗分过样例我 sd 最高,d1t2 的字符串被卡掉 10 分,day2 考试好像没太发挥好。这时候在学校时的心态已经差到爆炸,于是省选结束直接赶去了北京八十中集训。那里的印象也不是很大,依稀记得几道题,比如 zjt 的三维算几以及有限阿贝尔群分解;另外就是在那里学会了雀魂,并且上了雀士。八十中集训后没过几天去了北医六院,得到了一份“性别认同障碍?待诊”。

之后又没过几天就 SDOI round2 了,今年题比去年感觉简单一点,但我也没什么印象了。只记得 D1T1 爆零,与 ckw zyb 成为了少有的 D1T1 没有 AC 的人。当天下午在宾馆里哭了好久,晚上一直到凌晨一点才睡着。不过 D2 考的还好,就是没有抢回队长有点难受。中间几天在学校,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从一轮省选结束开始)学校里与我同级的 OIer 就只剩另外一个人了,还是非常寂寞。并且大概到了这个时候心态已经彻底崩了,比赛、模拟赛、cf 之外的任何时候(包括大部分 cf 打 vp 的时候)都完全没有心思做题。之后 CTS2019 被莫名其妙又送到 rk1(并吊打了预选队?),APIO2019 则因为 NOIp 在 SD 排名不高没有 A 类,没法去国际排名。

Matthew 学长大概从这个时候开始就一直在安利我去 MIT,但我还是由于心态问题拒绝了。

然后就是省队集训,最大的收获就是从 lxl 那里学会了大分块,以及开始打 TOP (Tetris Online Poland)并把人机打到了 21 关。不过后来也不打了,大概无论是学雀还是学 TOP 都仅仅是为了与别人找共同兴趣吧。哦,我也是这个时候知道了龚诗233。

之后又是在学校的无心学习、心态爆炸、日日颓废到了 NOI,然后莫名其妙拿到了 rk4。说起来这个成绩确实比我预想的高不少,但是也在意料之中吧。但是对本次 NOI,我的印象甚至没有去年冬令营清楚。大概结束之后压力突然小了好多,就有种期末考试完把知识还给老师的感觉吧。NOI 回来没两天又找理由去北京去看了医生,这次的诊断是“焦虑抑郁状态”,以及与上次一样的“性别认同焦虑?待诊”。不过感觉抑郁的人会比我想象的要多,我可能也不算很严重的吧;医生也没有建议我吃药,只是很随意地问了一句需不需要。

虽然说是 OI 生涯回忆,但是我的 OI 生涯目前还没有结束,大概就写这些算了。既然只是说“杂记(壹)”的话,这次先把这些大体的经历写一写吧。如果以后有什么想法,大概会再开一篇吧。